今天非常不爽一件事情, 也難怪我們教育品質近年來直落而下。

 

今天為了進行公司的專案,目的是為了培育行銷方面的人才,所以想從研究生方面著手,希望對於行銷企劃方面領域有興趣的同學,做培育的動作,一方面是給予機會讓他們將所學應用在實務面,另外一方面也提供工作機會給同學。

 

公司從來沒進行過類似的專案,再加上我又是此專案負責人,所以對各種細節跟安排就更加小心,一開始鎖定好目標,也跟某學校系主任談好要過去詳談我們希望的合作方式(這裡所謂的合作方式是希望藉由老師推薦學生來公司實習學習,就這樣簡單而已)。 

 該學校是某台灣前三之一的商學院某系,之前對該校的感覺還不錯,今天拜訪後回來整個感覺就是很差,不是學生讓我感覺差,是該系主任讓我感覺非常的市儈。

 

 見面的寒暄就跳過不提了,坐定位之後開始表明我的來意以及希望可以徵得系主任幫忙的地方,沒想到主任一開口就直接問薪資配給方式。沒關係,見招拆招,好歹我事前也做好了準備跟規劃,哪能那麼輕易的被你系主任打倒。表達目前預定的薪資方式後,就開始直接講學生注意的是薪水,學甚麼對他們來說不重要。然後開始問他的助教IBM給多少,中國信託給多少

  

助教算了一下後回答:「IBM實習全薪兩萬,一天八小時;中國信託比較低,一萬八千元左右。」

 

聽完後心想,拜託,這些大企業給的金額哪有我們多?你系主任是在賣學生還是真的希望學生學到東西?以我公司給的條件,實習生一小時150元,假設全薪來看,一天工作八小時一星期五天,一個月至少也有兩萬四,隨便都比IBM高,你系主任是還要多高的PAY?

 

講完薪水部分後開始刁難我,老頭又開始刁難我說

 

「我們公司要培育的是高階主管嗎?如果不是的話他不是很想讓他的學生來了,因為他是要培育他們往高階工作發展,而不是在小公司做基層工作。」

  

我心中又OS了,你他媽的當博士當到頭殼壞掉了嗎?就算台大第一名的出來工作也不是馬上當經理,哪個研究所(不是EMBA,只是普通的MBA)的研究生一畢業可以當到經理副理以上階級?小開級的不用提,只少正常一般人都沒辦法!我當下真的很想吐曹他,好!忍住!

 

 

我靜下心來用我聰明的機智反應回覆那個市儈又高傲的老頭(不想尊稱他系主任了,因為他不配,連基本的教育都不懂。)說:

 

「我們給予同學學習的環境,同學如果沒有興趣就算多高階也沒有用,再者,高階的位置是要靠同學去努力得到的,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,沒有付出不可能有收穫,也沒有剛出生的鳥就馬上會飛!」

 

 

 

市儈又高傲的老頭聽完後沒啥反應,就開始說同學正在上課,要等他們下課後直接跟他們談比較快。然後再等待同學下課的中間,市儈又高傲的老頭又問了我一個機車問題:

 

「請問我們這樣幫貴公司,對我們的系有甚麼好處?」

 

說真的,起初我真的聽不懂,先用反問方式市儈又高傲的老頭到底想問的是甚麼,後來他才不疾不徐的說:

 

「我們學校已經有很多大企業贊助了,當然也不差你們這間(小)公司,如果要打知名度的話,最好是可以捐獻獎學金之類的啦,我還可以安排我們校長跟你們老闆拍照,然後把照片放在我們系學會,幫你們(小)公司打知名度、」※括弧的小,是我覺得他心中實際的想法!當然他只是沒說出口而已!

 

聽完他講的那些話,我差點沒吐血,心中只有一個想法,現在前幾名的商學院老師都是這樣市儈嗎?教育學者的臉給我感覺都是MONEY MONEY為重,根本不是真的想教育學生,前三名的贊助金額會少到哪去嗎?有需要這樣一直暗示嗎?他前後至少提了五次!不斷的提說甚麼他系主任是不需要贊助的,生活過的很好一堆有的沒的,一下說不在乎我們要不要贊助,一下子又提了哪些企業都有贊助等等之類的話,我當然也繼續不斷的回覆他說,這些要給我老闆去決定是否要捐贈,我沒那種權利

 

然後高傲老頭又繼續問:「你們(小)公司聘用的人學歷都如何?」

 

我耐著性子很老實客氣的回他:「實際情形我不清楚,但是,我們注重的不是學歷,而是學習態度,沒有學習態度、肯學想學的心,就算你得諾貝爾獎我們也不會任用。學到的是自己的不是公司的,現在的公司有真的肯教員工的已經很少了。」

 結果他又繼續追問我:「為何你會想在這間公司上班?你的公司會賺錢嗎?會唸書的都賺不了大錢。」

心想,會唸書都賺不了大錢,那您還唸到博士?是唸心酸的還是?雖然我們是出版社是書局,至少在這波不景氣經濟低迷的時候,公司還持續發薪水,持續徵人,年底有尾牙可吃,還有豐富的獎金可以拿,請問這樣哪裡不好?一堆上市上櫃公司都在無薪放假,這樣比較好嗎?比較有面子?龍頭老大台積電都要關廠了,請問我們這樣的中小型公司,哪裡比他們差?雖然心中這樣想,但我也不想跟他說那麼多了,因為高高在上自以為視的人,是沒有藥可救的!

我回:「因為這間公司的老闆敎我讓我認清楚我自己未來的目標跟方向,而且我做的很開心,不是為了工作而工作。」

狡猾老頭說:「哇~~你好恐怖喔!

 

恐怖?心想我又不是吸血鬼,哪裡恐怖?我不懂他的意思回問:「我不太懂您的意思?我那裡恐怖?喜歡自己的工作叫恐怖嗎?

 

狡猾老頭說:「我到這把年紀都還沒有人生目標,你竟然已經有人生目標了!」

 

我心中OS想著:「你這把年紀都還沒人生目標,當甚麼老師!」心理真的很不恥。

 

後來,來了一位研究生,聽完我簡單的敘述後感覺很有興趣,只是老頭一直很強調薪資配給的方式,整個就是讓學生感到很尷尬我也無話可說。

 

最後離開的時候大略在跟研究生聊了一下在仔細介紹,坦白說我也不抱太大希望了,學歷高學校好,但是態度就是高傲,這樣的學習態度我寧願放棄,也坦白的跟我老闆說明未來目標修正的可能性。

 

Anyway,已陷在不景氣的情況下,能有工作做就偷笑了,姿態擺那麼高,對自己對他人都沒好處,只會讓人產生反感,我們又不是沒你們不行,你們不削這樣的學習工作,還是有很多人搶著要,與其給予不懂得珍惜的人,不如給予需要的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Fenty's Life ☆讓生活更有趣★

Fen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aisan86
  • 同學! 我看你是被槓了吧!

    先前IBM搞砸台灣高鐵的訂票系統, 我被公司外派過去替他們台灣IBM收爛攤的時候, 那Marty Hsu、Simon Chen、Archer Hwang做不出來還每天都唱給一堆人聽, 說他們叫做IBMer如何怎樣, 都不做最後搞砸了整套系統, 還把責任亂推, 為了要封我嘴還找全勝文化、凌群、水啟動、耐特普羅的人來圍事, 才被我把他們最後簽收的文件、函給影印寄給一大堆公司、國內外政府, 比如 :

    院首長電子民意信箱答復第100002246號
    您好:台端陳述意見,本部已錄案參處。感謝您的來信。

    部長 毛治國

    如有任何疑問請回信至以下信箱:交通部民意信箱並可點選下方連結針對該陳情案填寫滿意度調查表:
    http://pub.motc.gov.tw/public/intereyes/eyes00ee.nsf/0/6652258BF977F6274825785300305752?editdocument

    這種惡質外商, 拿台灣人的錢、吃台灣人的飯, 還不當台灣的工! 把案子就丟給台灣分公司, 然後台灣分公司的僱員也是台灣人, 還是不會做、整天吹噓什麼身分地位, 做不出來出事還叫台灣的公司圍事

    所以京滬高鐵搞不好還比較行, 最少售票系統還能把票賣出去! 我們的政府連IBM這種爛外商都可以來包, 各位樓主要坐台灣高鐵那請便, 我可敬謝不敏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